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服务 > 资讯 > 本所动态

熊焰:低碳转型期盼金融助力

来源:       时间:

 

 

能源约束与气侯变化两大制约因素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觉醒和统一行动。

调整压缩高耗能高污染产业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然过程,这个调整过程也就是发展低碳经济的过程。

市场机制是推动应对气侯变化不可或缺的机制。

 

问你一个脑筋急转弯。你知道什么是低碳吗?

低碳就是多坐地铁、多坐公共汽车呗。

不对,低碳就是低下头叹一口气。这是两个三年级小学生放学路上的对话。

小学生们关于低碳的脑筋急转弯显示出当下低碳概念的深入人心。确实,现如今如果谁不知道低碳这个词,那一定会被称作是“OUT”(过时)啦。但是,低碳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实施低碳转型?为什么说低碳金融的发展将有助于我国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对于这一系列问题,人们仍然存有诸多困惑。

能源约束以及气候变化使低碳转型廹在眉睫

熊焰,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其所著《低碳之路》一书被业界称为是一本难得的关于低碳经济的普及读物。同时,他所领导的北京环境交易所是中国第一家环境权益交易平台,致力于用经济手段解决环境问题,是中国碳交易市场的开拓者与探索者。

熊焰表示,能源的约束以及气候的变化使低碳转型成为廹在眉睫的问题。

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全球的石油及天然气的可开采年度大约在50年左右,煤炭大约在150年左右,目前人类的能源使用模式与开发模式已经走到尽头。因此来自能源的约束是这一轮低碳转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低碳转型的另外一个动力在于全球的气侯变化。近百年来由于人类工业文明大量使用石油、煤等化石能源,使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到大气中,目前年排放量超过300万吨,这改变了二氧化碳等气体的浓度,直接导致地球温度升高。科学家测算如果温度升超一个限度,将发生灾难性的气侯变化:海平面上升、冰川融化、小岛国消失等等。

能源约束与气侯变化两大制约因素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觉醒和统一的行动。熊焰说,这就是五次全球气候大会召开的由来。发达国家在长期发展工业化进程中向大气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累计排放的二氧化碳是人类总排放的80%,因此它们应该承担强制性的减排责任;而发展中国家现在正处在发展初期,它们应该适应气侯变化,积极参与应对气侯变化,同时发达国家应该对发展中国家给予资金和技术的援助。这是《京都议定书》的谈判基础。

中国在最近的一轮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谈判中采取了积极、务实、建设性的姿态,中国定出了较高的国家减排目标,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降低40%-45%

熊焰表示,能源与我们的生产、生活、工业发展等方方面面密切相关。15年降低45%平均到每一年是年降4%,实现这一目标要求整个社会必须实现低碳转型。

低碳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一个方向

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是高碳的,这个路越走越窄。对于低碳经济颇有研究的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教授贺强,在6月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北京绿色金融协会主办的2010地坛论坛上如此表示。他说,之所以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因为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是粗放经营的,依靠外延扩大求得经济发展,这种经济发展方式只追求数量,不求质量。由于技术水平不高,必然产生高耗能高污染。耗能污染情况严重到我们无法承受,即高碳的发展方式产生的后果已令我们无法承受时,就要通过调整经济结构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主体,调整压缩高耗能高污染产业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然过程,这个调整过程也就是发展低碳经济的过程。

贺强认为低碳经济包括的内容,首先是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如核能、风能、生物工程等等。其次是传统产业中的低碳产业,如文化产业、旅游产业、金融服务业、网络产业等等本身就是低碳的,应该也是低碳经济的重要内容。再其次,低碳经济实际上还包括传统工业产业的技术更新、技术改造等等。因此低碳经济不仅仅指的是节能环保。总的来讲,低碳经济应该是未来总体经济低碳化的过程。

发展低碳金融助力节能减排

不过,目前对于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形势不容乐观。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建华在2010地坛论坛上也表示,今年一季度单位GDP能耗还在上升,要想实现十一五能耗下降的目标,今后几个月的任务非常重。

熊焰认为,行政措施、市场机制以及技术进步,是实现低碳转型的必要手段。过去中国政府主要采用行政手段来实现节能减排。但是单纯使用行政手段降低碳排放成本太高,因此有必要采取经济手段和行政手段相结合的方式,采取税收手段、价格手段、碳交易手段以及相关的金融手段,释放非常明确的价格信号,引导资源向低碳领域倾斜,让人们对未来能源的价格成本有一个较高的成本预期,让那些高碳行业有非常明确的价格约束。

实际上,目前碳交易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开展,2008年,全球碳排放权交易的总成交量已经达到了4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交易金额超过1260亿美元。世界银行报告称,2012年全球碳交易市场将达1500亿美元,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碳交易市场是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以及与之相关的各种活动的总称,这一市场既包括排放权交易市场,也包括减排单位的项目交易,以及与排放权相关的各种衍生产品交易。熊焰认为,碳交易本质上是一种金融活动,但与一般的金融活动相比,它更紧密地连接了金融资本与基于绿色技术的实体经济:一方面金融资本直接或间接投资于创造碳资产的项目与企业;另一方面来自不同项目和企业产生的减排量进入碳金融市场进行交易。

各界普遍认为,市场机制是推动应对气侯变化不可或缺的机制。但是,欧洲碳交易市场产生的基础是发达国家承诺绝对减排,是总排量的绝对下降。碳排放总量的确定形成了配额的有限供给,这些配额既不是被创造的,也不能被挪用,而只能在市场主体间进行交易。由于不同企业的二氧化碳减排成本各异,因此与其他商品交易一样,温室气体排放权也可以进行交换。

而中国要实现的是相对减排目标,即到2020年使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降低40%-45%。总排放量等于GDP总量乘以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强度。由于GDP是增长的,因此,中国承诺的总排放量可能是没有上限的。那么,在实现相对减排目标的情况下,可否利用市场化手段实现碳减排目标呢?专家们认为,虽然中国的碳排放配额确定与欧洲有所不同,但还是可以根据减排目标进行确定,引入市场化手段同样有助于中国碳减排目标的实现。

张建华认为,在我们的能源消费结构中,产生最大碳排放量的煤炭和石油占了87.5%的份额。煤炭和石油的碳排放可以折算成标准排放量。也就是说,单位GDP能耗降低40%-45%,在未来有一个相对总量的下降,可以折算成绝对减排数。将单位GDP能耗降低40%-45%分解,要求企业执行的最大问题是不能进行交易,而如果按照配额方式分配,市场化的机制就比较容易实现了。这样做可以形成市场交易价格,同时对企业形成正向激励。

把节能减排目标转换成碳指标需要严密的科学计算,而且必须是在国家核准或者经过政府批准的平台上才可以进行标准化产品的交易。熊焰表示,北京环境交易所正在为此做出努力。

 

【相关报道:】

北交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熊焰新春贺词2012-01-18
北交所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熊焰新春贺词2012-01-18
苏伟与熊焰董事长在德班气候峰会“中国角”会面2011-12-12
苏伟与熊焰董事长在德班气候峰会“中国角”会面2011-12-12
熊焰董事长参加中国角“中国——世行绿色低碳发展”论坛2011-12-12
熊焰董事长参加中国角“中国——世行绿色低碳发展”论坛2011-12-12
北京环境交易所名誉董事长熊焰参加德班“中国角”中国碳交易与低碳转型边会并做精彩发言2011-12-09
北京环境交易所名誉董事长熊焰参加德班“中国角”中国碳交易与低碳转型边会并做精彩发言2011-12-09
熊焰:中国绿色金融需要多层次沟通和合作机制2011-12-09
熊焰:中国绿色金融需要多层次沟通和合作机制2011-12-09
电话:010-66295776 传真:010-66295798  邮箱:admin-cbeex@cbex.com.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1号院1号楼5层 邮编:100045
  技术支持:北京中百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15338号-4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