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服务 > 资讯 > 本所动态

环保启蒙碳中和:从前卫到现实

来源:       时间:

 

 

    元年行动

 

  碳排放与全球变暖息息相关,减碳是中国政府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做出的承诺。2010年为中国低碳元年,低碳不仅出现在政府公文的字里行间,更是全体公民的行动。

 

  未来三个月里,南都记者将全面报道中国环境最脆弱敏感的地区,记录中国正在进行的低碳实践,还将深入讨论气候变化带来的绿色思潮。

 

  碳中和(碳中性):牛津2006年度词汇,是指计算自己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节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剩余部分通过购买补偿。

 

  

 

  设想你走进一家餐馆,入座后接过服务生呈上的菜单,发现往常那些熟悉的菜肴边上都贴了个小标签,标明烹饪和准备这道菜会新增多少二氧化碳排放,给全球变暖做多少贡献。这时,你会产生一种负罪感,还是一种急切的赎罪感?

 

  这非空谈,位于上海虹桥路的白公馆餐厅,正计划变身为中国第一家“碳中和”餐厅。除了在部分菜品上标注碳排放量,更重要的是,这家餐厅将掏钱购买自己的碳排放量,它们还包括厨房里飞溅的油花和过道里的照明灯,为了让顾客感觉舒适的空调系统,总之,所有可能消耗能源的一切,将被计算为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部分先行者已经逐渐熟悉了计算乘坐飞机的碳排放并试图用航空公司的里程积分来抵消,但这还没完,低碳概念正向一个更为宽广的社会生活领域蔓延———继航空业之后,酒店业和餐饮业又相继向“零碳”投放橄榄枝。

 

  通过碳投资机构和环境交易所,这根橄榄枝的另一头,联结着中国社会的另一面———广泛的农村或者被忽视的高耗能工业生产,它们或许能变出一片森林,或许能把储存的废物用于发电,从而使餐厅或酒店所消耗的二氧化碳得到抵消。

 

  我们似乎卷入了一个“算碳”的时代:如果可以排放的温室气体数量有限,交易这种排放的权利自然也就成为可能。和受到气候谈判困扰、前景尚不明朗的履约碳交易市场相比,完全出于企业和公民的社会责任的“碳中和”,似乎指出了一条通往未来之路。但问题是,变革真的到来了吗?

 

  碳中和

 

  白公馆餐厅并不是第一家致力于“碳中和”的企业。已经为媒体所广泛报道的U rbn酒店,成立于两年前,位于上海的胶州路,是中国第一家碳中和酒店,也是中国最早几家致力于“碳中和”的企业之一。

 

  酒店设计师刻意设计了一些环保元素,比如以回收旧锅或者老上海旧皮箱为材料的背景墙,从法租界回收的旧木地板,又如窗户设计采用朝南的双层大块玻璃,冬天可以吸收户外的太阳能,储存热量。此外,他们还刻意提高了在邻近市场的采购量,其中被津津乐道的一项是,作为酒店主要装饰元素之一的青石板,全部来自苏州。

 

  Urbn酒店的老板是澳大利亚人,在中国生活、工作多年。市场总监维多利亚来自美国,她说,U rbn是从中国生长出来的,所以不像别的国外连锁酒店,原料要从国外引进,“虽然我们也定位为奢侈酒店,但在装饰上的花费比他们少,也更环保。”

 

  酒店的顾客,在入住或者退房时,还可以选择自愿抵消旅行中的二氧化碳排放。在U rbn希望推广的商业模式中,包括“环保、低碳、舒适”,这些信号都是积极的,至少酒店经营目前还算成功,上海世博会期间保持了很高的入住率,并准备在浦东开一家新店。

 

  “我们吸引客人的不光是低碳这个概念”,维多利亚说,“如果客人到这里,却发现设计粗糙,居住不舒服,我们便很难维系下去”。不过,她也承认“低碳也是一个很好的卖点,特别会吸引那些来自国外的旅客”。而作为奢侈酒店,U rbn的价格不菲,入住一晚至少要花费1600元人民币。

 

  受到U rbn的启发,同在胶州路上的健身房O new ellness,则打出了亚洲第一家碳平衡健身会所的旗号。这家健身会所由一列低调的楼梯和街道相通,规模并不算大,不少会员也是西方人。会所老板Laurie lee是一位年轻的中国女性,她说自己另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开健身房只是爱好而已,并自认是一个比较环保的人,“会重复使用塑料袋”。

 

  “花费并不高,一年只要两万多块钱,就能抵消这家会所的碳排放”,Laurie说,这两万多块钱会用在深圳的一个垃圾填埋场项目上。

 

  碳资产

 

  Laurie所说的垃圾填埋场来自深圳的下坪。联系这家健身房和垃圾填埋场之间的纽带是一家叫做“环保桥”的公司。

 

  在伦敦、墨尔本、上海和印度都设有办公室的环保桥,自我定位于“低碳环保领域的投行”,员工有学环境出身,也有来自金融领域,董事总经理张泽民本人即有十多年的金融行业经验。他这样总结自己的业务:帮助中国企业发展它们在碳减排市场的潜力,再把他们真正变成自己的顾客。

 

  个中关系并不复杂。环保桥为深圳下坪垃圾填埋场气体回收系统提供碳减排开发和生产的服务,这种技术被称为“甲烷收集和萃取技术”。在垃圾排放的沼气中,甲烷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如今这些臭气被管道收集起来,它们所发的电则被连上了南方电网。

 

  “如果仅仅是垃圾沼气发电,是没有人愿意做的”,环保桥公司董事总经理张泽民说,“只有把甲烷摧毁带来的环境收益算上,才会变得有利可图”。

 

  甲烷收集和摧毁,正是建立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全球气候变暖的基础之上。甲烷对全球变暖的贡献被证明21倍于二氧化碳,而垃圾填埋场所产生的甲烷曾被长期忽视,环保桥认为他们或许找到了一条通往未来的途径:

 

  当深圳下坪垃圾填埋场的甲烷收集装置达到了联合国认可的减排标准要求之后,环保桥会出资向其购买因为收集摧毁甲烷而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再把它们卖给需要的企业或个人。

 

  因此,环保桥更类似一种“碳资产”管理公司。除了下坪垃圾填埋场,分布在中国南方的一些小型水电站也是他们的发展项目,虽然小型引水式水电站的修建在生态影响方面仍有争议,但在碳排放市场上,它们通常被视作一种可以被出售的清洁能源,能够减少因为化石燃料而消耗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碳产业

 

  像环保桥一样的公司,在中国正在形成一个朝阳产业。而在2008年起陆续成立的各地环境交易所,则给公司和项目之间提供了交易的平台。

 

  市场在环境保护方面发挥的作用,曾有美国在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的经验作证明,但这是第一次在全球范围内,可以把环境作为一种商品来交易,而且交易的范围和影响力有逐渐扩大的趋势,虽然它的前景受全球气候谈判和各国环境政策影响尚不明朗。

 

  而不同于清洁能源机制,碳自愿减排市场并不依赖于针对京都议定书国家的强制减排,它的基础是企业和公民自愿。这很容易理解,如果没有像“碳中和酒店”U rbn一样的买家,碳减排项目不会真实地发生。

 

  和人们期望中的一样,自愿碳减排市场在逐渐扩大。南极碳是一家大部分业务都集中在自愿碳减排领域的碳资产管理公司。他们的中国区总监西克对南都记者说,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市场,很多生产企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出售“碳资产”的潜力,而“碳资产”的需求也有待开发。

 

  继环保桥之后,南极碳也为U rbn酒店开发和抵消碳减排量,他们把四川的一家小型水电站产生的碳资产卖给了这家位于上海闹市中心的酒店。“还有一些大型的国际酒店在谈合作。”西克说。

 

  据他介绍,到2012年,南极碳按照联合国认可的主要自愿减排标准,实际交易额度可以做到约一千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如果一个三口之家,年均飞行五万公里,每天开车三十公里,每个月用50度电,每天上下五十层电梯,这相当于二十万个三口之家的碳排放量抵消水平。

 

  碳启蒙

 

  不知是否巧合,第一家碳中和餐厅、酒店、健身房都出现在深受西方商业文化影响的城市上海。

 

  和气候谈判中“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一样,西方社会也显示出了在碳资产领域和自愿减排市场领域更旺盛的消费能力。伦敦奥运会宣称要做碳中和,去年联合国气候会议期间,哥本哈根街头的出租车也打出了这一标签,而上海的碳中和商家,相当大一部分的主顾是生活相对优越的西方人。

 

  这一切似乎应该根植于一个广泛的中产阶级群体之上,他们有消费能力,也愿意承担社会责任。

 

  而目前的情况是,虽然酒店、餐厅、健身会所都有人争饮头啖汤,愿意为“碳排放”掏钱的人还不多。对于这一点,毕建忠有清醒的认识,他是北京环境交易所总经理助理,负责该所的碳自愿减排项目。

 

  今年,北京环境交易所发起了一个碳中和联盟,希望招募企业会员。而现在半年过去了,会员还不到十家。“我们的标准比较高,要求如果2010年度加入,他就必须承诺实现2009年的碳中和。”毕建忠说。

 

  发展会员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毕建忠们首先要给企业做科普工作,分析国内外形势,把低碳减排和他们的企业战略联系在一起;如果他们感兴趣,再提供个性化服务。

 

  碳消费量相对比较小且更重视社会形象的行业,如银行和保险公司,会更容易涉足碳中和。毕建忠说,与服务业相比,制造业因为单位产值的能源消耗量大,自愿碳减排则比较困难。一个例子是,光大银行今年通过北京环境交易所购买排放量,成为第一家碳中和银行,而国航的碳中和航班已经在今年变成现实。

 

  如何继续提高“碳中和”的吸引力,是毕建忠们思考的问题之一。比如从北京到广州的航班,中和碳约需8元,为了让乘客掏钱———他甚至设想了“精神鼓励”的细节:由北京环交所发电子版的绿色证书,或者在登机牌上印个醒目的碳中和Logo

 

  虽然碳中和还远未实现从前卫到公众的转换,但幸运的是,除了作为一项生意,致力于碳中和的人们更愿意把它看成一种环保启蒙,更多的人对它表示乐观。“教育和普及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来自英国的理查德说,他是“碳绿”公司的负责人,这家公司共有6个工作人员,主要为上海本地的个人和企业提供碳中和服务。“我很乐观,中国的自愿碳减排市场还在早期发展阶段,有太多关于碳排放和碳补偿的知识可以教给我们的客人。”

 

  南都记者 杨传敏

 

 

【相关报道:】

碳减排与碳中和标识2012-09-14
致力于气候变化 积极推动碳减排2011-08-30
致力于气候变化 积极推动碳减排2011-08-30
北京环交所第一气候杯低碳沙漠徒步行活动举行2011-08-01
北京环交所第一气候杯低碳沙漠徒步行活动举行2011-08-01
葡萄牙驻华大使馆通过北京环境交易所购买自愿减排量实现碳中和2011-06-02
葡萄牙驻华大使馆通过北京环境交易所购买自愿减排量实现碳中和2011-06-02
北京环境交易所支持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会实现碳中和2011-04-15
北京环境交易所支持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会实现碳中和2011-04-15
和讯视频--唐茂松:北环所支持博鳌论坛实现碳中和2011-04-15
电话:010-66295776 传真:010-66295798  邮箱:admin-cbeex@cbex.com.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1号院1号楼5层 邮编:100045
  技术支持:北京中百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15338号-4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